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三季報數據顯示風險持續暴露信托業風控能力亟待加強

  盡管信托行業總體風險仍在可控范圍內,但今年三季度仍在增加的風險項目不得不引起高度重視。

  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信托行業風險項目個數與規模方面均呈上升趨勢,風險項目數量1305個,環比增加18.64%;風險項目規模為4611.36億元,環比增加32.72%;三季度末風險率增至2.10%,較一季度末提升了0.84個百分點。

  《金融時報》記者注意到,如是金融研究院和互金觀察站近期聯合發布了《信托違約機構及產品全梳理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統計顯示,在國內68家信托公司中,除兩家國企系信托公司無公開違約信息外,剩余66家信托公司均有違約項目,合計414只信托產品違約或延期。

  2014年成為分水嶺

  《報告》稱,2014年之前,只有零星項目被爆出違約;自2014年后,信托產品違約現象頻繁出現,開始爆發違約潮。據《報告》統計,27家央企系信托公司均爆出違約,11家民營系信托公司也無一幸免。比如,安信信托在此前回復上交所問詢函中透露,截至9月30日,公司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項目金額276億元,其中,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間,到期項目87個,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項目29個,金額165億元。

  多位信托業內人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整體經濟承壓,尤其是民營企業普遍存在資金周轉速度下降、短期流動性緊張等困難,導致近年來信托貸款違約率相比往常有明顯攀升。有些信托公司在回應違約時也稱,是因經濟形勢及市場變化所致。

  在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看來,大環境變化,加上金融去杠桿、強監管等因素影響,信托項目逾期甚至違約事件增多。但信托計劃都附帶足值的增信措施,如第三方擔保等,基本都能保障受益人的財產安全。通常,對于未能如期兌付的信托產品,信托公司一方面會與委托人溝通協商延期;另一方面也會通過與債務人談判、尋求第三方企業債務重組、通過司法途徑處置資產等方式變現資產,盡快向委托人兌付。

  通過今年三季度信托行業數據可見,信托賠償準備金規模和未分配利潤均有所增加,信托公司抵御風險的意識有所增強。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信托賠償準備金規模為266.26億元,同比增加11.98%;未分配利潤為1846.46億元,同比增加18.45%,占比30.16%。

  為何頻繁踩雷上市公司

  在資本市場,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東遭遇“黑天鵝”事件、債務違約、股價大幅下跌時有發生,也讓給上市公司提供融資的金融機構很“受傷”,其中不乏信托公司。

  《報告》統計,自2014年以來,數十家信托機構集體踩雷14家上市公司或擔保方,分別為凱迪生態、南京豐盛、東方金鈺、佳兆業、河北融投擔保、中科建設系、龍力生物、海航系、中弘系、青海省投、閩興醫藥、重慶典雅地產、五洲國際、富控互動等。

  “其實并不是信托公司頻繁踩雷上市公司,只是上市公司影響比較大,更容易被曝光。信托產品違約數增加,但踩雷上市公司項目從比例上看并沒有增加。”管清友說。

  再來看由上市公司曝光的一個案例。11月21日,萬興科技公告稱,今年5月收購的控股子公司深圳億圖曾以1350萬元投資兩筆理財產品——安信安贏42號·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項目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紐黑文星盛三號私募投資基金,現投資資金逾期未收回。深陷違約風波的安信信托再次中招。

  針對信托公司與上市公司的合作,管清友表示,上市公司通常資金實力雄厚,一直是金融機構的“寵兒”。一方面,很多機構為了爭取上市公司項目放寬了信用條件,對盡職調查也掉以輕心,財務造假、蘿卜章事件時有發生;另一方面,實體經濟承壓,這兩年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東遭遇“黑天鵝”事件、債務違約、股價大幅下跌層出不窮,金融機構不可預期地集體踩雷。

  展業風險應高度防范

  對于風險多發,信托業內人士認為,信托行業應高度重視,強化風險防控和合規建設。

  通常而言,經濟增速放緩的風險是所有行業都必須面對的。此外,信托公司還需注意政策風險和兌付風險。管清友認為,房地產信托一直是集合類信托的重頭業務,房地產調控加嚴,多家信托公司都收到窗口指導,要求控制房地產信托業務規模,對房地產業務占比過高的公司影響非常大。而未來幾年,在經濟增速放緩、行業政策、去剛兌等多方面因素影響疊加下,信托機構兌付壓力會非常大。

  至于資管新規要求打破剛兌會給信托公司帶來怎樣的影響,管清友說:“短期來看,沒了剛兌,信托吸引力下降,過去靠借新還舊、第三方接盤隱藏的行業風險,在未來幾年會集中暴露出來。至于長期,等信托行業出清,風險逐步恢復到行業正常水平之后,規模還是會繼續增長的,因為信托有很多優勢是不可替代的。”

  管清友建議,信托公司一要更加嚴格地篩選項目、控制增信措施,防范系統性風險;二要強化資本管理,調整公司資本結構,提前計提充足的一般風險準備金和信托賠償準備金,為信用風險集中爆發做足準備,以抵御固有業務和信托業務的非預期損失。

責任編輯:韓昊
捕鱼达人古风 全民欢乐捕鱼外挂 网上赚钱论坛大全 快乐双彩app 下载捕鱼送彩金 手机版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开奖软件 台州股票微信群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麻将公式一定要背下来 中石油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