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嚴監管”加碼 資產“擠水分”

信托業轉型進行時

  信托業“嚴監管”仍在持續。日前,銀保監會發布《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加強信托公司股權管理,規范信托公司股東行為。與此同時,信托資產進一步“擠水分”,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的數據,截至三季度末,全國68家信托公司受托資產規模為21.99萬億元,重回“21萬億”時代。未來信托業該如何轉型,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頂層設計持續“補短板”

  近年來,信托業股權管理亂象導致部分信托公司風險事件頻發,一定程度上阻礙了行業轉型發展。同時,盡管現行的信托業監管規制體系對信托公司股權管理有所規范,但隨著行業發展,個別規定的可操作性不強,且存在監管漏洞,給有效監管帶來挑戰。

  對此,《暫行辦法》進一步明確信托公司股東責任,包括信托公司股東資質條件,以及股東在股權取得、股權持有、股權退出各個階段應承擔的責任和義務等。同時明確了信托公司職責,包括信托公司在股權變更期間應履行的職責、應承擔的股權事務管理責任、應履行的股東行為管理職責等。此外,《暫行辦法》進一步加強了對信托公司股權的監督管理,包括明確監管部門股權穿透監管措施和手段,對信托公司股東或信托公司股權管理違法違規行為可采取的監管措施等,并規定了信托公司股東或信托公司罰則等內容。

  “近年來,信托公司股權管理存在實際控制人不明、公司治理不清、與股東關聯交易失衡等問題,嚴重影響了信托公司的經營管理,也可能損害委托人及受益人的利益。”資深信托研究員袁吉偉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治理金融機構股權亂象是當前金融‘嚴監管’的重要組成,能夠有效促進信托公司提升治理水平,也可使股東行為更加規范。”

  國內某大型信托公司相關負責人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信托公司作為持牌金融機構,在金融供給側改革中承擔彌補部分領域金融供給不足的重要作用。“對信托公司股東的監管要求順應了穩健經營需求,尤其是穿透信息、關聯交易、資質要求、設立資金等條款的明確,無疑將增加透明度和安全性。”該負責人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暫行辦法》取消了境外金融機構入股信托公司“總資產不少于10億美元”的數量型限制門檻,體現了“內外一致”的國民待遇原則。“隨著我國進一步對外開放,需要實現內外一致的股東要求,監管層對此做了回應,希望能夠吸引更多優秀的外資股東,為信托公司提供資本、智力、資源等多方面的協同和支持。”袁吉偉表示。

  事實上,在業內人士看來,除了已經發布的一系列政策外,隨著信托行業轉型持續深入,未來還有一些制度“短板”需要補上。

  “風險項目方面,雖然今年實施了較大力度的寬信用政策,但金融風險仍處于高位緩釋階段,不論是債市違約還是信托風險項目的增速都比較快,個別信托公司短期兌付壓力較大。近期,監管部門開始風險排查,推動信托公司提升風險管控能力,有效化解和處置風險。但最根本的,還是需要優化現有信托業務模式,破除類信貸的影子銀行操作模式,轉變為真正的資管業務模式,加快回歸本源。”袁吉偉表示。

  “2001年《信托法》頒布后,信托業實現了近20年的蓬勃發展。但是,多年來投資信托與融資信托是我國信托業發展的主要著力點,而國外信托業的服務屬性很強,投資募資并非其主要業務。隨著國內信托業回歸本源,信托投資、融資業務逐漸受到制約,未來,服務屬性更強的信托業務將會成為行業發展的重點。”上海行列秩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曉光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目前,國內服務信托的定義仍未明確,也沒有與之相對應的規則制度,未來需要進一步的規范。”

  劉曉光還指出,“在信托受益權登記、流轉,以及提高信托透明度、底層資產穿透監管能力等方面,需要《信托法》需提供更多支撐,同時,應明確受托人盡職履責等具體內容。此外,與《信托法》相配套的信托財產登記、稅收等制度也應該明確。”

  信托資產“減脂增肌”

  隨著“嚴監管”不斷加碼,信托資產也進一步“擠水分”。中國信托業協會近日發布的《2019年三季度末信托公司主要業務數據》顯示,截至三季度末,全國68家信托公司受托資產規模環比下降2.39%,至21.99萬億元,重回“21萬億”時代。值得關注的是,三季度末投向房地產的信托資金余額為2.78萬億元,較二季度減少1480.67億元,環比下降5.05%,這是該數據自2015年四季度以來首次出現環比負增長。

  對此,劉曉光認為,在業務發展的慣性作用下,很多信托公司的房地產、政信項目直到三季度才開始收緊。同時,下半年信托業資金面較上半年偏緊,因此三季度信托公司項目資金投放量相對減少。“此外,房地產、政信項目資金規模很大,動輒數十億元。而當前很多信托產品規模較小,因此雖然產品數量增加,但總規模穩步下降。”劉曉光稱。

  “今年上半年,信托業資產管理規模整體變化不大,而三季度下滑較為明顯。這一方面與下半年信托到期量增大有關,另一方面,監管部門自三季度起加大了對通道業務的壓縮力度,并進一步加強了對同業投資的治理。同時,隨著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獨立運作,部分通道業務需求有所下降。此外,對房地產信托業務的額度管控,也壓制了新增信托規模的增長。”袁吉偉指出,“展望未來,就傳統產業而言,在房地產項目受限的情況下,信托公司可將更多資金配置到基礎產業領域,一方面可支持國家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補短板’,另一方面可夯實業務發展基礎。同時,信托公司也可加強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等新興領域的拓展,加快轉型發展,通過金融科技賦能,增強展業能力,形成競爭優勢。”

  “信托業的管理資產規模已進入‘減脂增肌’階段,這順應了宏觀經濟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增長轉型的趨勢。”云南信托發展研究部總經理王和俊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一方面,在監管要求和信托公司主動作為下,部分無效同業合作業務和房地產業務被壓縮。另一方面,信托業增加了其它服務實體經濟和普惠金融的業務,例如,根據信托業協會的數據,近三年普惠金融信托業務合計達1.7萬億元。”

  “回顧信托業近幾年的轉型實踐,可以發現幾個突出特點。”王和俊進一步指出,“一方面,積極探索金融供給不足領域,解決金融體系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如消費金融業務。信托公司正本消源,覆蓋了大量未被銀行服務到的客戶,向大量僅能求助民間金融的客戶提供了正規化金融產品,防風險、促改革作用顯著。另一方面,結合服務加大科技力量的運用,致力于解決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難題,信托業協會的研究顯示,近三年全行業服務小微企業金融信托業務規模達7000億到8000億元。”

  此外,數據顯示,截至三季度末,投向證券領域的信托資金余額達2.04萬億元,較二季度增加513.46億元,環比增長2.58%,在資金信托中占比11.03%。其中,三季度新增規模為484.21億元,環比增長62.88%,新增資金投向股票占比46.75%,投向債券占比38.16%。

  據悉,主動布局資本市場的證券投資信托配置,也是信托公司主動落實“資管新規”要求,積極探索標品信托業務和凈值化管理的具體表現。不過,劉曉光指出,雖然證券投資信托業務是信托行業轉型發展的方向之一,但信托公司普遍沒有強大的投研機構,證券投資并非其擅長的領域。因此,未來信托業各參與主體或繼續依托牌照等優勢,在供應鏈信托、消費金融、家族信托等相對更加擅長的領域持續發力。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捕鱼达人古风 海王捕鱼正版下载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图库 850棋牌游戏有什么技巧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股票解禁对股价的影 pk10稳赢公式 山西太行麻将 数字基带码型 随州麻将卡五星手机 西甲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