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市公司CURRENT AFFAIRS
上市公司 / 正文
讓失信欺詐者付出沉重代價 由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說開去

  隨著新證券法頒布實施和資本市場改革的不斷推進,財務造假等證券違法違規成本將大幅提升,行政處罰決定作出后,相關責任單位和人員也將面臨投資者民事訴訟索賠,付出更高昂的代價。這也意味著,康美藥業受到的證監會行政處罰并不是“終點”。

  財務造假歷來被投資者深惡痛絕,同時也是監管部門嚴厲打擊的對象。6月1日,證監會黨委傳達學習貫徹全國兩會精神時強調,要嚴厲打擊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等違法違規行為,持續凈化市場生態。

  嚴懲重罰各種欺詐和造假行為,已為民之所盼,政之所向。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多位代表委員認為,對于欺詐發行等違法違規者,必須讓其付出足夠的代價,使其受到應有的法律懲戒。

  昔日“白馬股”市值蒸發超千億元

  不說假話、不做假賬、真實披露是上市公司的基本底線和法律義務。然而,上市公司財務造假、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惡性違法違規事件屢有發生,這不僅破壞了市場生態,更重要的是影響著投資者對市場的信心。

  證監會近年來始終保持日常監管和稽查執法的高壓態勢,集中力量查辦了康得新、康美藥業等一批市場高度關注、影響惡劣的重大財務造假案件。其中,康美藥業財務造假被證監會定性為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欺詐行為,對市場和投資者毫無敬畏之心,嚴重破壞資本市場健康生態。

  回顧一下康美藥業財務造假,就可以知道為何該案件在事發一年多后仍廣受關注。2019年4月,當時還被稱為“白馬股”的康美藥業爆出驚天大雷:在2018年年報披露的最終時點,康美藥業發布了20多份公告。其中,一份《關于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異常醒目,康美藥業表示,通過自查,對2017年財務報表進行重述:2017年財報中的貨幣資金多計299.44億元,營業收入多計88.98億元,營業成本多計76.62億元;另外未分配利潤、經營性現金流等多項財務指標出現重大差錯。

  也就是說,2017年財報上的300億元資金其實并不存在,令市場咋舌。

  很快,康美藥業“財務造假”被坐實。2019年5月17日,證監會通報對康美藥業的調查進展,2019年8月16日,證監會對康美藥業作出處罰及禁入告知。

  今年5月中旬,證監會公布了對康美藥業財務造假的行政處罰結果。證監會最終認定,2016年至2018年期間,康美藥業虛增巨額營業收入,通過偽造、變造大額定期存單等方式虛增貨幣資金,將不滿足會計確認和計量條件工程項目納入報表,虛增固定資產等。同時,康美藥業還存在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資金情況。

  在被立案調查前,康美藥業市值最高達1300多億元,為市場熱議的千億市值“白馬股”。如今,康美藥業的股票市值僅剩下123億元,股票代碼也早已變為ST康美。

  須讓失信欺詐者付出沉重代價

  當前,新證券法已頒布實施,罰款金額已大幅提高,相關主體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最高可處1000萬元罰款。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曾在1個月內接連強調,要堅決打擊資本市場各種造假和欺詐行為,對造假、欺詐等行為從重處理,對資本市場造假行為“零容忍”。

  然而,令投資者不解的是,為何新證券法已于今年3月1日起施行,對康美藥業的罰款還是60萬元?根據證監會對康美藥業財務造假的行政處罰結果,證監會依法對康美藥業處以60萬元罰款,對21名責任人員處以90萬元至10萬元不等罰款,對6名主要責任人采取10年至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這是因為康美藥業財務欺詐行為發生時,證券法尚未修改,財務造假的行政責任偏低,60萬元罰款已是法律規定的上限,證監會只能在法定范圍內追責。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認為,違法行為發生在“新法”之前,為了維護資本市場的法制公信力,還是應當按照新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來處理。雖然以前的證券法規定的行政處罰較輕,但是后續還有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

  而證監會在對康美藥業處以罰款的同時,也對實際控制人、所有涉案董監高均處以相應罰款,共計595萬元。同時,針對主要責任人員采取了證券市場禁入措施,今后他們將不得在上市公司等機構任職。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劉新華認為,信息決定著資本流動、資源配置的效率與效果,必須加大力度打擊信息披露造假,讓失信欺詐者付出沉重代價。在全國人大代表、深交所理事長王建軍看來,當前發行注冊制改革已邁出堅實步伐,前端實施市場化準入,必須輔以后端強化監管、處罰,對各類違法行為舉起“大棒”,否則注冊制改革的成效、進程都將受到影響。

  立體追責之下行政處罰不是終點

  隨著新證券法頒布實施和資本市場改革的不斷推進,財務造假等證券違法違規成本將大幅提升,行政處罰決定作出后,相關責任單位和人員也將面臨投資者民事訴訟索賠,付出更高昂的代價。這也意味著,康美藥業受到的證監會行政處罰并不是“終點”。

  業內人士表示,當前行政處罰、刑事追責、民事賠償及誠信記錄等組成的立體追責體系業已建立,多種類追責手段將發揮合力,顯著提升違法成本。

  由此看來,后續的民事賠償、刑事追責或將讓康美藥業的財務欺詐付出沉重代價。以民事賠償訴訟為例,近年來,投資者維權意識越來越高,多數案件行政處罰結案后,投資者提起民事賠償訴訟,訴諸于法律武器維護權利,相關律師事務所及律師參與其中起到積極作用。在方正科技虛假陳述案中,行政處罰作出后,上海金融法院受理了1300余件案件,涉及千余名投資者,通過示范判決加調解的方式,公司賠付7000余萬元。華澤鈷鎳在被證監會處罰后,百余名投資者通過民事訴訟獲賠償4900余萬元。

  此外,《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證監會已將康美藥業及相關人員涉嫌犯罪行為移送司法機關,證監會將繼續配合司法機關對康美藥業案進行查處,相關人員將受到刑事追責。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當前康美藥業案主案已審理完畢,但監管對相關中介機構的追責尚沒有停止。相關案件正在查處過程中,證監會將進一步加快審理進度,嚴格追責,及時回應社會關切。

  全國人大代表、立信會計師事務所董事長朱建弟認為,監管機構和社會各方需要共同正視相關利益者協助上市公司造假問題,在處罰上市公司的同時,對于協助造假者也要嚴肅追責,迫使他們產生敬畏之心,從源頭上消除這種隱患。

責任編輯:楊致遠
捕鱼达人古风 今日股票大盘市行情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 黑龙省体彩6十1玩法 秒速赛车技巧心得必胜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秒速飞艇开奖 定投理财投资产品好么 山西快乐10分哪里买 股市在线刘开斌的博客 日本东京快乐8东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