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領導活動CURRENT AFFAIRS
領導活動 / 正文
國家外匯管理局總會計師孫天琦:貨幣錯配下各國的教訓與應對

  本網訊 國家外匯管理局總會計師孫天琦12月21日在“2019中國金融學會學術年會暨中國金融論壇年會”上表示,貨幣錯配會加劇宏觀經濟金融穩定風險,加劇跨境資本流動風險,限制貨幣政策調控空間,影響浮動匯率機制發揮作用,加劇銀行危機,微觀層面對企業估值、凈收入、資金來源負面影響較大。這啟示我們要加強貨幣錯配與匯率風險的數據共享與監管合作。具體而言,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有關部門應研究建立數據共享機制,定期交換國際收支、外資投資境內債券市場股票、衍生品市場、商業銀行貨幣錯配與匯率風險監管指標、監測指標(如累計外匯敞口、外匯流動性、外匯風險資本計量)等相關數據,以及有關檢查處罰信息,及時溝通市場問題。

  此外,還應做好六個方面的具體工作:

  研究提高對沒有對沖的外匯貸款的風險權重的必要性與可行性,促進非金融企業進行充分的套期保值。

  一是銀行向非金融私人部門發放外匯貸款,應充分考慮借款人的對沖情況(包括外匯收入作為天然對沖和通過衍生品進行金融對沖),及其對匯率等風險的承受能力。對于沒有進行有效對沖的外匯貸款,研究提高其風險權重(至1.5倍)和相應資本金要求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參照《巴塞爾III》中對于個人住宅和零售地產沒有對沖的外匯貸款的最新要求)。嚴控無外匯收入的房地產企業、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等境外發債,而導致的微觀貨幣錯配加劇。

  二是相關管理部門應向企業明確套保的前提是“風險中性”,要求企業必須套保,并研究將其納入高管考核評價體系的可行性,摒棄“套保虧損”是實際損失的錯誤觀念,樹立套保成本是企業財務管理成本正常支出的專業理念。同時,研究禁止企業從事超出其專業能力的復雜衍生品業務。

  三是控制政府對市場主體的跨境債務提供隱性擔保的問題,抑制非出口部門借入沒有對沖的外幣債務的風險傾向,降低道德風險。

  對跨境投融資較為活躍的企業/企業集團,加強貨幣錯配與匯率風險的監測和風險提示。

  一是對跨境投資和融資活動比較活躍的企業/企業集團,密切關注其貨幣錯配與匯率風險,對其外匯敞口情況,外匯貸款、境外發債與外匯收入匹配情況,貨幣錯配與匯率風險對沖情況等,加強數據監測(非硬性監管指標),強化風險提示。

  二是提升數據質量和透明度。相關部門應加強監管合作,提升企業報表和數據質量,便于金融機構全面、準確評估企業貨幣錯配和匯率等有關風險。

  銀行應充分評估本、外幣貸款客戶的貨幣錯配、匯率風險和套期保值等情況,并研究反映在風險定價中,間接引導和促進企業充分進行風險對沖。

  一是銀行發放人民幣貸款和外幣貸款時,應全面評估客戶外匯資產負債情況,包括企業內保外貸形成的或有負債,及其貨幣錯配、匯率風險和套期保值情況,以更全面反映客戶整體信用風險、市場風險和流動性風險等,更精確對本、外幣貸款進行風險定價。如歐央行建議,銀行通過貸款定價向企業轉嫁外幣貸款(尤其是沒有對沖的外幣貸款)相關的額外資本金占用和損失撥備等風險成本,可從需求側有效降低外幣貸款風險。

  二是應高度關注企業(含境外分支機構)境外發債的相關匯率和外幣利率風險。

  對進口依賴型加工企業,銀行應充分評估其受匯率、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外幣利率等影響的市場風險。

  對于原料、設備主要依賴進口,卻無外匯收入作為進口支付來源的非出口導向型企業,銀行應充分考慮其受匯率、大宗商品價格、外幣利率等市場風險因素互動交織影響,導致進口商品成本上升的風險,或由于外幣利率、匯率、大宗商品衍生品策略不當,放大市場波動對其資產負債表的影響。如近幾年發生的,部分原料嚴重依賴進口的企業,在進口商品價格不變、人民幣匯率大幅波動,或人民幣匯率平穩、鐵礦石等進口商品價格波動較大,或外幣利率上升,導致企業浮動利率外幣債務的償債成本上升,或對石油等大宗商品價格對沖策略不當的情況下,都導致企業損失慘重的問題。

  發展境內衍生品市場,降低企業外匯風險對沖成本。

  一是在防范風險的前提下,進一步豐富境內衍生品市場可交易品種,發展期權、掉期、期貨等多樣化的衍生品工具,培育多樣化的合格投資者隊伍,提升市場深度與廣度。

  二是借鑒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有關建議,大力發展本幣債券市場等境內資本市場,以降低企業對外幣融資可能的過度依賴。

  三是對穩定性更高的外商直接投資(FDI)進一步擴大開放,替代信貸渠道的外幣資金流入。

  完善匯率機制,增加匯率靈活性。

  IMF認為,實行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可消除隱含的匯率保險,增加匯率靈活性可更好地防范貨幣錯配風險。

  根據IMF定義,當國家或市場主體資產和負債幣種不匹配,使得凈資產或凈收入易受匯率影響,即為貨幣錯配。

責任編輯:袁浩
捕鱼达人古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