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要聞CURRENT AFFAIRS
要聞 / 正文
波幅大增 國際油市頻現地緣政治“黑天鵝”

  2019年,以美元計價的國際原油價格整體呈現下行趨勢。全球經濟增速放緩以及制造業疲軟,令國際原油需求承受了較大下行壓力,市場整體呈現疲軟格局。但從較短時間來看,國際原油價格波動在2019年顯著增強,突發地緣政治事件成為影響國際原油供給的關鍵因素。

  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下滑,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也承受較強下行壓力。其中,國際原油市場表現較為明顯。2019年,以美元計價的國際原油價格整體呈現下行趨勢。一方面,這與在今年大部分時間里保持相對強勢的美元相關;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國際原油市場供給與需求狀況給國際原油價格增添了更多不確定性,對供給過剩的擔憂始終困擾著市場投資者。

  總體而言,全球經濟增速放緩以及制造業疲軟,令國際原油需求承受了較大下行壓力,市場整體呈現疲軟格局。但從較短時間來看,國際原油價格波動在2019年顯著增強,突發地緣政治事件成為影響國際原油供給的關鍵因素。

  展望2020年,供給端與需求端相對關系的變化將繼續主導國際原油長期走勢。“由于頁巖油和深海油田產出持續增長,石油輸出國組織的影響力遭到削弱,在全球需求放緩的背景下,供應壓力將重新顯現。因此除非有供給中斷因素出現,國際石油價格較2019年將繼續下降。”中國銀行研究院在其《2020年全球經濟金融展望報告》中提出。

  由此可見,地緣政治事件、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減產情況、美國頁巖油發展、全球經濟增長以及能源需求變化等因素將在中長期內對國際原油價格以及市場格局產生重要影響。

  地緣政治風險多發 油價短期波動加劇

  縱觀國際原油市場在整個2019年的表現,地緣政治風險事件成為不可或缺的重要影響因素。而地緣政治風險在短期內對市場的影響則成為導致油價波動的最大不確定性。

  從供給層面看,2019年對國際原油價格產生關鍵影響的地緣政治風險事件主要集中在中東地區,而中東地區又是全球原油出口重要來源的集中地,關鍵性不言而喻。

  美國加碼對伊朗原油出口的制裁成為2019年上半年重要的地緣政治風險事件,美國取消了中國、印度、韓國等8個國家和地區的原油進口臨時豁免權,并且對伊朗加強了軍事施壓。美國方面的強硬態度引發了伊朗方面的強烈反抗,伊朗方面甚至一度威脅要封鎖霍爾木茲海峽以及退出伊核協議。這使得市場對于中東地區地緣緊張局勢的擔憂情緒升溫。

  伊朗原油出口遭遇制裁威脅了市場原油供給,由此引發市場對于全球原油供應缺口的擔憂,一度推動國際油價快速上漲。此外,委內瑞拉國內動蕩令原油產量持續大幅下降以及沙特油田重要設施遭遇襲擊,此類地緣政治風險都對國際原油市場供應造成沖擊。潛在供應損失以及由此引發的擔憂,令國際原油價格在短期內產生較大幅度波動。

  由此可見,從短期油價波動來看,地緣政治風險事件是重大不確定性來源。由地緣政治風險所引發的市場對潛在供應短缺的擔憂,已足以導致油價在短期內快速上行,直至有新證據表明供應并不會出現較大缺口,或是原油供給可以以較快速度得到補充。而從目前情況看,OPEC及非OPEC產油國在主動控制原油產量上的合作以及美國原油的生產和出口,是在短期內穩定市場預期,并在長期內影響國際原油價格走勢的重要因素。

  主動控制產量障礙重重 油價長期走勢不確定性增強

  從歷史看,原油價格走勢可大致分為五個階段。在前兩個階段中,油價受到地緣政治影響較大。而隨著時間推移,在后三個階段中,隨著供應中競爭者出現以及新興市場國家工業化進程加速造成原油需求幅度提升,油價問題逐漸演變為全球性問題,原油資源也扮演了極為重要的戰略性角色。其中,美國對原油價格的形成方式以及全球貿易格局產生了深遠影響。

  縱觀當前國際原油市場格局,在供給層面有兩大關鍵力量不可忽視:由OPEC以及非OPEC產油國組成的OPEC+制定的減產協議以及美國頁巖油的生產與出口。首先,從目前情況看,OPEC+制定的減產協議將在明年3月到期。在2019年12月召開的第177屆OPEC大會上,OPEC+決定維持當前減產協議至明年3月,并且同意在減產協議最后3個月增加減產50萬桶/日,規模達到170萬桶/日。

  OPEC“領頭羊”沙特表示,仍愿意承擔額外減產,并且與OPEC其他成員國以及以俄羅斯為首的產油國,支持一項實際減產可能多達210萬桶/日的計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深化減產協議并未給國際油價帶來明顯利好。沙特方面希望可以看到油價上行,并且維持高油價水平,以便支持其財政預算,但僅靠其一國之力難以達成該目標。

  然而,想通過團結一致、主動減產的方式推動國際油價上行也并不容易。OPEC+內部始終存在分歧,成員國很難完全步調一致。更重要的是,OPEC+并不能持續性減產。大幅削減自身原油產量,相當于出讓原本屬于自己的市場份額。而不受減產協議約束的產油國大量增產,不但會搶占市場份額,同時也會削弱減產協議對國際原油價格的支撐力,難以完成支撐原油價格上行的目標。

  其次,從美國頁巖油生產情況來看,美國已經在今年躍升成為原油凈出口國。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9月美國原油及石油出口量超過進口量8.9萬桶/日,首次成為單月原油及石油產品凈出口國。頁巖油技術的發展令美國原油生產水平快速上升,直接沖擊了以OPEC+為主導的國際原油市場格局。

  嘉盛集團首席中文分析師黃俊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OPEC+產油國而言,潛在利好消息是美國頁巖油部分企業出現了高負債情況,鉆機數量正在急劇下降,明年美國頁巖油產量增長將放緩。而OPEC+選擇加大減產力度,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對于全球經濟的悲觀預期。“因為不加大減產,那么由于經濟下滑、需求下降,原油價格將會下跌,進而導致收入減少。與其如此,不如提前多減產一點,把油價維持在高位。”黃俊說。

  全球需求下降

  油價下行壓力有所增大

  事實上,除供給端外,市場對于原油的需求也是影響國際原油價格長期走勢的關鍵因素。伴隨全球經濟回暖,國際油價在2008年觸底之后,也慢慢進入了回升階段。然而,自2018年末至2019年全年,全球經濟增速出現了顯著下降,原油需求也隨之下滑。

  從2019年5月中旬起,全球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全球貿易以及經濟增長受到了嚴重拖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B)以及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均下調對全球經濟今明兩年增速預期。經濟增長疲軟令市場避險情緒驟增,大量資金從波動較大的風險資產中撤離,國際原油市場也難以幸免。

  若貿易緊張局勢無法得到有效緩解,原油需求或將繼續受到壓制。國際能源署(IEA)在其10月發布的《能源市場》報告中表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長僅為40萬桶/日,而在2019年下半年,預計全球原油需求增長將高達160萬桶/日,OECD成員國的原油需求增長仍處于相對疲弱狀態。并且IEA將2019年和2020年全球總體原油需求增長分別下調了10萬桶/日。

  由此可見,全球經濟增速下滑以及經濟增長前景的不確定性,導致對原油需求動力的不足。與此同時,疊加OPEC+對于國際原油產量控制力的下降以及美國原油出口異軍突起,需求和供給層面的雙重壓力,大幅抑制了國際原油價格的上漲態勢。

  展望2020年,一方面,若全球經濟能夠企穩甚至回升,原油需求便有可能迎來復蘇,需求持續復蘇能夠對國際原油價格提供上行動力;另一方面,若OPEC+的減產協議執行率得到有效提高,甚至進一步深化減產協議,擴大減產規模,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支撐油價。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替代能源的使用以及能源的轉型,將可能成為另一項長期影響國際能源以及原油市場格局的關鍵因素。近年來,全球多國政府積極推動新能源使用。相比原油,更加清潔的能源受到越來越多關注。盡管當前原油依然是能源市場中的“老大”,但隨著全球可再生能源技術的突破以及使用成本的下降,政府疊加市場的雙重動力,將進一步推動能源轉型升級,新能源對傳統原油能源的替代作用將進一步顯現,這些有可能對原油價格形成下行壓力。

責任編輯:韓昊
捕鱼达人古风 熊猫麻将血战到底 白城麻将下载安装 浙江哈灵麻将技巧 网上兼职最快的app 捕鱼游戏技巧大全 私募股权类fof基金 武汉麻将有什么技巧 能赚钱的网游201 西甲联赛赛程 广东真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