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CURRENT AFFAIRS
財經 / 正文
失去“自由貿易”:美墨加協定能走多遠

  當地時間12月19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批準“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以下簡稱“USMCA”),以取代1994年達成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以下簡稱“NAFTA”),移交給參議院表決。月初,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貿易談判代表在墨西哥城舉行的活動上簽署了經修訂的USMCA,為三國立法機關批準該協定鋪平了道路。如無意外,在通過墨西哥和美國的立法機構批準后,該協定將在2020年由加拿大立法機構審議,并落地實施。在經歷了漫長的談判拉鋸戰后,北美市場終于要迎來更新版貿易協定USMCA。然而,從NAFTA到USMCA,這份失去了代表“自由貿易”的新三國協定對于北美乃至全球是否是最好的貿易選擇,恐怕還要打上一個問號。

  兩年艱難談判落幕 墨、加無奈低頭

  北美自貿協定更新談判自2017年8月中旬啟動以來一波三折,三方在汽車工業等重要議題上分歧巨大。在兩次中斷談判后,墨西哥首先妥協,在去年8月與美國達成共識,隨后加拿大重返談判桌,去年10月三方就更新協議達成一致,并將協議更名為美墨加協定。但直至今年12月才正式敲定該協定細則并遞交至各國立法機構。即使是在達成更新意向后的一年多時間里,三方仍舊對協定的各項條款存在分歧,而最后大多都是以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妥協收尾。

  美國主導并在這場談判中大獲全勝,與三國間懸殊的經濟實力不無關系。就今年的經濟增長數據而言,前三季度,墨西哥的經濟狀況非常疲軟。其中,一季度同比增長1.2%,但二季度則下降了0.9%,三季度陷入負增長,同比下降0.3%,使得前三季度該國整體實際增速為零。加拿大今年一季度經濟增速是1.8%,二季度是2.2%,三季度只有1%。三季度,經濟增速明顯下降。而美國經濟前三季度實際增長了2.3%,是三國中增速唯一超過2%的國家。美國前三季度名義GDP高達15.91萬億美元,遠超其他兩國。在懸殊的實力以及特朗普政府不斷的關稅威脅下,墨西哥的妥協不難理解。而在墨西哥“投誠”后,加拿大的“孤軍奮戰”也以失敗告終。

  收緊勞工、汽車業相關條款 美國成為最大贏家

  美國眾議院通過的新版協定在國民待遇與市場準入、原產地原則、數字貿易、爭端解決等多個領域的標準與實施有了更細致的規定,而美國在農業、汽車、鋼鋁制品和勞動力市場等關鍵領域獲得了重要讓步。

  按照最新協定,加拿大將向美國開放價值160億美元的加拿大農產品市場,同時大幅增加對美國玉米等農產品的進口。與此同時,為確保墨西哥實現更高的勞動標準,三方將允許墨西哥工人成立工會,并建立全新的監管機制。以該機制為基礎,美國和加拿大可以成立國際勞工專家小組,調查墨西哥工廠的工會投訴。一旦出口國的工廠被發現否認自由組織或集體討價還價,那么這些專家將對這些工廠及其生產的產品進行處罰。

  在汽車業方面,該協定將要求北美生產的轎車和卡車使用的70%的鋼材全部在這三個國家生產,關閉了使用其他國家半成品鋼材的大門。該協定提出:“這些過程包括最初的熔化和混合,并持續到涂層階段。”并強調更嚴格的標準不適用于廢鋼、鐵礦石或原材料合金等原材料。墨西哥和加拿大同意用7年時間逐步采用新的鋼鐵標準。美國取消了對類似標準鋁的需求,但同時警告稱,10年后將重新考慮這一要求。

  美國財政部長史蒂文·姆努欽(Steven Mnuchin)周四表示,新的協定將給美國經濟帶來提振。“這是一個全新的協定,確實將貿易關系帶入了新時代。”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同日發布的報告顯示,USMCA將使美國經濟增速提升0.35%,并在實施后的6年內創造17.6萬個新的就業崗位。但對于墨西哥而言,這或將使其被迫放棄大量貿易機會。墨西哥USMCA談判代表表示,勞工條款收緊可能成為阻礙貿易的誘因。“只是給了美國一個工具來征收關稅和關閉市場,因為它會指責你不遵守你的勞工標準。”

  區別對待貿易對象國 帶來負面示范效應

  已經成為歷史的NAFTA于1994年生效,曾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區域經濟一體化組織。該協定的成立宗旨是:取消貿易障礙,創造公平競爭的條件,促進區域與多邊經濟合作。如今的USMCA刪除了“自由貿易”的字眼,也顯示出了與此前不同的明顯排外的性質。

  這一點在汽車產業表現得尤其明顯。此前,在NAFTA框架下,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主要汽車廠商紛紛在墨西哥設廠組裝汽車,以便進入美國市場。但USMCA生效后,整個汽車供應鏈將逐步向北美轉移,嚴格的產地限制條款使北美市場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閉門造車”。美國鋼鐵產業和汽車工業迎來利好,而外國鋼鐵產業將被限定為向北美供應廢鋼廢鐵等原材料和半成品的角色,也提升了汽車行業生產成本。

  此外,新版協定延續了特朗普政府對貿易對象國進行區別對待的傳統,在區域層面推廣針對“非市場經濟地位國”的“毒丸”條款,這嚴重損害了二戰以來多邊貿易體系中的非歧視待遇原則。新版協定規定,如果三國中任一國家要與“非市場經濟地位”國家達成自貿協定,需要提前3個月通知其他兩國,并在簽署協定前至少30天將擬簽文本提交給其他兩國審閱。同時,其他兩國擁有在6個月內退出USMCA、達成雙邊協定的權利。

  這項特殊規則違反不對第三國施加義務、區域貿易協定應更自由化以及善意、禁反言等國際法規范,也使得北美孤立于全球自由貿易體系。如果美國以此為模板,將之復制到美國與世界其他國家和組織的雙邊經貿談判中,還將造成更嚴重的后果。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無奈妥協下,這份失去了“自由貿易”的協定終于艱難達成,但逆世界經濟潮流“閉門造車”的USMCA能走多遠仍是未知數。

責任編輯:袁浩
捕鱼达人古风 江苏11选5走势图 今天广西快3开奖情况 天天彩选4怎么算中奖 安徽快3推荐号一定牛 五龙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安装 炒股app企业 平码5块中一个多少钱 南宁麻将 死双 上海11选五开奖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