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現代銀行在嶺南

  嶺南是我國最早的對外開放平臺,也是商業銀行在我國的首個登錄“口岸”。1845年,麗如銀行在香港、廣州設立分支機構,標志著近現代的銀行業在中國初現端倪。此后,國人設立的銀行在此設立重要分支機構,孫中山先生在這里首次建立了中央銀行。上世紀20年代,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色政權首次在嶺南設立銀行機構……嶺南銀行業的歷史,伴隨著這片土地蓬勃生長,見證了嶺南從最早的開放口岸到走在改革開放前沿的上百年歷史變遷。

  

  歷史錢幣

  和銀行的“第一次接觸”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一家名為“麗如銀行”的英國銀行在香港設立分行,在廣州設立分理處,成為首次在中國土地上出現的近現代銀行機構。

  咸豐元年(1851年),英國政府給這家銀行以極有力保護和支持,頒發“皇家特許狀”,使它成為特許銀行。該行早期以匯兌為主要業務。19世紀70年代以后,麗如銀行在中國擴大了營業范圍,大規模經營貼現和放款業務。其在廣州的主要業務是辦理英國-印度-中國的三角貿易匯兌。

  與此同時,外國商人還在嶺南設立了大量銀行:道光三十年,英國人開設的匯隆銀行在廣州開設分行;咸豐四年,英國的呵加刺銀行在廣州開設分行……一個時期,外國商人帶來了銀行機構,也幾乎壟斷了銀行業。

  第一家在嶺南開設的華資銀行是中國通商銀行廣州分行。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中國通商銀行總行在上海成立。次年,中國通商銀行廣州分行開張。然而,管理經驗缺乏造成了經營窘境。

  成立之初,通商銀行廣州分行大班王同燮,是來自源豐潤票號的司事。然而即便有時任兩廣總督李鴻章的扶持,廣州分行的業務仍不令人滿意。人們發現,廣州分行的盈余遠低于源豐潤每年所得利潤。原因在于,王同燮將精力放在源豐潤的經營上,沒有認真管理通商銀行廣州分行。于是,廣州分行幾位股東致函盛宣懷要求更換大班,他們說,“銀行與票號系屬同業,王一心不能兩用,顧此失彼。故自粵行開設以來,源豐潤生意日見其盛,而銀行則鮮有人過問,幾乎門可羅雀,是有銀行之名而無銀行之實”。

  

  廣州市立銀行紙幣

  一面是股東和董事們強烈建議,一面是盛宣懷批準,但人事任免仍舊進展緩慢。直至王同燮病故,總行才重新考慮廣州分行大班人選。王同燮經理廣州分行的失敗,意味著盛宣懷借用傳統金融機構人員作為管理基石的設想徹底失敗。近代中國,由于銀行與傳統金融機構處于競爭地位,讓兩者并存的想法并不現實。

  緊接著,另一家中國人設立的銀行登陸了嶺南土地。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八月,官商合辦的戶部銀行在北京成立,這家后來更名為“大清銀行”的早期銀行機構,是國家性質的銀行,它可發行貨幣、經理國庫及公家一切款項,并代公家經理公債和各種證券。宣統元年(1909年)四月,大清銀行廣州分行于廣州三府前街成立。

  然而,革命火焰旋即蔓延。辛亥革命后,大清銀行商股聯合會向南京臨時政府呈文,請求將大清銀行改為中國銀行,時任大總統孫中山批準了大清銀行商股聯合會的請求。

  “不致為外資銀行所操縱”

  缺乏經驗,一度使舊中國由國人組建的銀行經營陷入窘境。辛亥革命后,隨著推翻帝制,原有的銀行機構面臨新生,革命者也在嘗試建立自己的銀行機構。1912年,大清銀行清理結束,在其基礎上組建官商合辦性質的中國銀行。

  “共同維持中央銀行紙幣信用,促成中央銀行發展,不致為外資銀行所操縱”,這是孫中山先生在中央銀行的講話。上世紀20年代,為支持國民政府北伐,孫中山一面籌備建立黃埔軍校,一面籌備設立中央銀行。

  1924年8月15日,中央銀行正式成立,經營業務有發行貨幣、代理國庫、發行軍用券。孫中山指出,“出師北伐,尤賴國家銀行之調劑也”。1928年冬,國民政府遷都南京后,在上海組建中央銀行。1929年3月1日,位于廣州的中央銀行改名為廣東中央銀行。1931年,廣東省政府命令廣東中央銀行改組為廣東省銀行。

  在全國性銀行機構紛紛落地嶺南的同時,本地銀行機構也在崛起。

  早在光緒三十年(1904年),清政府為應對廣東市面銀錢缺乏、香港紙幣大量流入的現狀,在廣州濠畔街設立了廣東官銀錢局,負責發行鈔票并代廣東造幣廠購買白銀及兌換銀元輔幣。辛亥革命后,廣東官銀錢局繼續運作,直到1917年5月改組為廣東地方實業銀行,成為早期的廣東省立銀行。而廣州市市立銀行成立于1927年10月,行址位于廣州市西壕口嘉南堂東樓。1938年日軍侵占廣東后停業,直至抗戰勝利后在原址復業。

  紅色政權要有自己的銀行機構

  上世紀20年代,中國共產黨的早期領導人在嶺南組織革命斗爭,革命者們以大無畏革命精神,在嚴酷斗爭中發展金融事業,開辦了多家為革命服務的銀行,其中就有首家紅色政權銀行——海陸豐縣蘇維埃勞動銀行。

  

  1954年中國人民銀行存單

  1922年,彭湃在家鄉海豐縣宣傳馬克思主義,組織農民開展反對封建剝削的斗爭。彭湃認為,農會必須創造條件辦借貸機關,以解決農民生產生活資金的困難。他在作于1922年冬的《農會利益傳單》中寫道:“便利金融,農民常因財政支出,無法施肥;或年關之際,而用衣服、家具質在當鋪,其利息甚高,亦農民貧困之一也。既有農會,可設金融機關(以最低利及長期)以利農民。”

  1923年元旦,廣東農民協會成立,其《章程》提出“辦理農民銀行”的主張。1925年,廣東省第一次農民代表大會通過的經濟問題決議案中,號召農民在經濟斗爭中“反對高利貸與高利押”,作出“創辦農民銀行(或叫信用合作社)”的決議。1927年11月,海豐人民第三次武裝起義勝利后,建立了紅色政權——海陸豐蘇維埃,贏得了暫時、相對的穩定局面。1928年2月,海豐縣蘇維埃勞動銀行在革命戰火中誕生。

  海陸豐蘇維埃勞動銀行從1928年2月20日建立,到2月底敵人進攻縣城,蘇維埃政權撤出革命根據地,到附近的中峒、朝面山等山區堅持游擊戰爭而結束。時間雖短暫,意義卻非凡,它證明了革命根據地必須擁有勞動人民自己的銀行,才能發行貨幣、便利商品流通、調劑金融資源、扶助工農從事農業生產、發展社會經濟、保障軍需民用,進而支持武裝斗爭、鞏固革命政權。這為我黨在金融戰線的工作提供了理論與實踐的寶貴經驗。

  新中國成立后,人民政府接管舊中國官僚資本銀行,建立人民銀行體系,形成了“大一統”體制,有力支援了經濟建設。改革開放后,嶺南銀行業翻開了新篇章。嶺南銀行業先行一步,在體制改革與服務創新等方面成效顯著,為嶺南經濟與金融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銀行業在嶺南顯露出勃勃生機,無不蘊含著過去百余年的歷史沉淀和智慧結晶。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捕鱼达人古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