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險企面臨新難題:選擇健康的人做客戶還是讓客戶變得更健康

  9月底,在北京工作十余年的劉女士終于在支付寶平臺上購買了“百萬醫療險”爆款產品——好醫保·長期醫療。

  劉女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知道這款產品已經很久了,但最終促使她購買的直接原因是今年的體檢報告。雖然沒有查出重大疾病,但卻有不少小毛病,如甲狀腺結節、膽囊壁息肉,作為上有老下有小的“夾心族”,劉女士迅速決定先買份保障。

  

  近日,2019 世界5G 大會在京開幕。圖為工作人員介紹應用5G 技術的遠程醫療。新華社發

  “百萬醫療險”走紅之路

  銀保監會最新數據顯示,今年前10個月,健康險實現保費收入6141億元,同比增長30.3%。對于健康險而言,30%以上的增速只是正常發揮:2012年至2019年7年間,健康險保費收入從2012年的863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5448億元,年復合增速達到36.0%,遠超其他險種。

  在包括重疾險、醫療險、護理險、失能險在內的健康險業務中,最先紅起來的是醫療險。2016年,眾安保險推出一款名為“尊享e生”的醫療險產品,保費最低到112元,保額最高卻可達600萬元,以不可思議的低與高為賣點的“百萬醫療險”,精準對接了人們對高額醫療費的焦慮。

  自此之后,無論是互聯網保險公司還是專業健康險公司,甚至大型險企,都紛紛推出“百萬醫療險”產品。2017年11月,騰訊拿到保險牌照后,隨即在微信“錢包”九宮格里上線保險服務,第一款產品就是與泰康在線合作的“微醫保”,保額同樣高達600萬元,保費則用“11元/月起”取代了年費的概念,進一步強調了每天只要一點點錢的低價賣點。

  在另一個賣點高保額上,“百萬醫療險”也步步升級,市場上一度曾出現1000萬元的高保障。

  真正使“百萬醫療險”紅到發紫的是一篇微信長文。2017年跨越2018年的這個冬天,流感來勢兇猛,一名生活在北京的中年男子將岳父從流感到去世的經歷寫成了一篇微信長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引發了社會極其廣泛關注及討論。在醫療技術如此發達的現在,一場感冒竟然會奪走人的性命,一場感冒竟然使北京的中產階層幾乎要面臨“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境遇,人們在唏噓之余迅速找到了解決方法——“百萬醫療險”。

  然而,熱炒過后一定會出現冷思考。在“百萬醫療險”不斷升級保額后,人們開始發現,大多數疾病治療不需要千萬元,更為現實的問題是:1年保障期間過后,“百萬醫療險”能保證續保嗎?

  隨后“百萬醫療險”的賣點集中到了“續保”。3年保證續保、5年保證續保……2018年6月,銀保監會提示消費者,保險期間在一年及以下的互聯網短期健康保險產品不含有保證續保條款,保險公司在銷售過程中應當遵循最大誠信原則,嚴禁以“保證續保”概念對消費者進行誤導宣傳。

  在這樣的背景下,2018年5月,以6年保證續保為賣點的“好醫保·長期醫療”在支付寶上線。這款產品由人保健康提供,因為合同中寫明每6年為一個保證續保期間,且每個保證續保期間內,投保人的保證續保權不因該保險的統一停售而終止,成為至今為止最火爆的“百萬醫療險”產品之一。

  “賠本賺吆喝”階段已過

  好醫保火爆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寬松的健康告知。

  劉女士迅速購買好醫保的原因,除了體檢報告的“刺激”,還有寬松的健康告知的協助。據《金融時報》記者梳理,目前在售的大部分健康險產品的健康告知,均要求投保人告知“結節”“息肉”等體檢報告中的常見問題。而好醫保的健康告知只需符合三項要求即可承保:一是過去2年沒有因病住院、手術或連續服藥30天以上的就醫行為;二是沒有包括腦瘤、癱瘓、精神病、腦梗死、糖尿病、肝炎等正在或曾經患有的疾病或癥狀;三是過去2年沒有曾被保險公司拒保、延期、加費或者附加相關條件承保。

  劉女士符合要求,順利投保。1年保費418元,相當于6年的保障期間,一般疾病及意外醫療保險金200萬元、100種重大疾病醫療保險金400萬元,視病情可享受就醫綠色通道。寬松的投保門檻、便宜的保費、高額的保障以及服務,吸引劉女士買完這款產品后,也推薦給了自己的同事。

  然而,“十一”長假后劉女士的同事準備投保時,好醫保升級了。在保障上,主要增加了100種重大疾病津貼1萬元、惡性腫瘤特藥服務、質子重離子醫療保險金100萬元。

  雖然保障升級,但劉女士的同事卻被擋在了好醫保的門外。因為,隨著保障升級的還有健康告知的門檻,要求告知的“正在或曾經患有的疾病或癥狀”內容明顯增加,如“甲狀腺結節、乳腺結節或腫塊、胃腸息肉、肺部結節或磨玻璃影”已經都在健康告知范圍之內。

  好醫保健康告知門檻提高并非個例,今年“十一”前后,多款人氣較高的重疾險產品也提高了健康告知的門檻。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這一自發的“集體行動”實屬意料之中。因為對于保險公司而言,“賠本賺吆喝”是有時間限制的。

  數據顯示,與健康險保費同樣高速增長的,還有健康險的賠付支出:今年前10個月,健康險賠付支出1838億元,同比增長37.3%。

  截至2018年年末,經營健康險的主體達到179家,其中,人身險公司91家、財產險公司88家。財產險公司只能經營保險期間在一年及一年以下的短期健康險,不過,擁有長期健康險產品經營資格的人身險公司也扎堆短期健康險。“按照2006年出臺的《健康保險管理辦法》,長期健康險的費率不能調整,保險公司很難預計十年、二十年以后的賠付率。因此,人身險公司不敢嘗試開發長期產品,導致健康險市場短期險扎堆,同質化嚴重。” 平安健康險董事長兼CEO楊錚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

  據太保安聯健康險董事長孫培堅預測,隨著科技、醫療水平日新月異,醫療費每年自然通脹率可達7%到8%。

  產品同質化直接導致健康險市場的競爭只能停留在費用、價格不斷壓低的低水平競爭上。劉女士看重的寬松的健康告知、便宜的保費、高額的保障以及服務這四大優勢,對于同質化程度高的產品而言,保費、保額已沒有調整空間,服務更不能減少,因此,收緊健康告知,選擇健康的人作為自己的客戶,從而降低賠付支出,成為經營者們的共同選擇。

  “全周期健康管理”可期

  大多數人與劉女士一樣,只有身體不那么健康時,才會想到如何讓自己更健康、如何讓自己面對疾病時更有底氣。面對這一被保險公司視為“逆選擇”的風險,保險公司需要做一道選擇題:選擇健康的人作為客戶,還是選擇讓客戶變得更健康?

  不過,這道選擇題現在看來并不難回答。11月12日,銀保監會發布了新修訂的《健康保險管理辦法》,一方面,將健康險定位為國家多層次醫療保障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另一方面,諸多當前健康險經營中存在的限制得到破除,為健康險發展指明了方向。

  比如,新修訂的《健康保險管理辦法》第二十條首次增加了“保險公司在滿足一定條件下,可以對長期醫療保險產品費率進行調整”。對此,孫培堅表示:“可調費機制的確立,將進一步激發保險機構開發長期醫療險的動力。”

  “基于風險情況對長期醫療保險進行合理的費率調整,可以影響個人或團體的行為偏好,降低逆選擇和道德風險,有利于對醫療費用的風險管控。” 國壽股份副總裁詹忠認為,在有效管理經營風險的條件下實現保險降價格、提保障,是健康保險持續健康發展的前提,是加速釋放健康保險市場需求的重要手段。

  另外,新修訂的《健康保險管理辦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增加了第六章“健康管理服務與合作”。同時,針對2012年原保監會《關于健康保險產品提供健康管理服務有關事項的通知》中對健康管理服務成本合計不得超過保費12%的要求,第五十七條將該比例調整至凈保險費的20%,并指出超出限額的服務應單獨定價并在合同中明示。

  對此,孫培堅表示,這表明銀保監會充分肯定了健康管理服務在保險經營中的價值。在消費者層面,可引導其主動關注自身健康,并通過多種手段提升個體健康水平;在保險公司層面,通過主動介入客戶風險管理,提供更優質的醫療輔助服務,在提升客戶體驗的同時,也有助于降低賠付風險;在醫療層面,保險作為健康管理服務的重要整合力量,可輔助醫療衛生管理部門一定程度上緩解就醫難的社會問題,提升社會整體健康水平,減輕公共醫療健康體系負擔。

  隨著健康險從“被動理賠”向“全周期健康管理”角色轉變,對于保險公司而言,無疑將選擇讓客戶變得更健康。

  專家觀點:

  保險行業協會健康保險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平安健康董事長兼CEO楊錚:

  新修訂的《辦法》在鼓勵行業創新、提供發展空間的同時,對所有參與商業健康保險業務經營的公司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第一,短期個人健康保險產品取消費率浮動,長期醫療保險產品費率可調整,對保險公司精準定價能力、風險管控能力等提出更高的要求。需要當前的健康險市場主體審慎考慮如何轉變,來提升專業的定價和風險管理能力。

  長期醫療保險產品費率可調整需要市場主體建立透明的管理機制,同時,通過適當的披露要求和報告要求使長期醫療險真正達到雙贏局面,即保險公司合理反映風險變化,客戶享受更精準、更合理的定價。

  第二,健康管理服務放開比例限制,通過增加健康管理服務的占比,強化健康險產品保險與服務的綜合特征,鼓勵更多被保險人參與健康管理,提前預防。未來,保險公司將從“事后理賠”轉向“事前預防”。與此同時,如何對健康管理服務進行標準化或專業化的管理是行業共同努力的目標。

  保險行業協會健康保險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國壽股份副總裁詹忠:

  新修訂的《辦法》以客戶需求為導向讓健康保險價值發揮更加充分。信息時代,客戶對保險產品價值效益和服務體驗愈加敏感,以客戶需求為導向、更好地滿足客戶需求、充分保護消費者權益成為行業發展的重要指引,也是貫徹以人民為中心發展思想的具體體現。

  一方面,健康保險不僅要為客戶提供經濟補償保障,還需要兼顧客戶健康風險管理和醫療服務需求,讓客戶不生病、少生病,生病后獲得優質、便捷的醫療服務。

  另一方面,新修訂的《辦法》更加清晰、合理界定各保險主體的權利、義務和責任,多項禁止性規定和經營規則,與銀保監會近期相繼發布的《銀行業保險業消費投訴處理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銀行保險違法行為舉報處理辦法(征求意見稿)》《關于銀行保險機構加強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體制機制建設的指導意見》等監管政策銜接呼應。

  保險行業協會健康保險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人保健康黨委書記華山:

  新修訂的《辦法》將推動健康保險行業與醫療行業合作深化。一是提供新藥品、新醫療器械保險保障。2018年我國批準48個全新藥品上市,同比增長了1.4倍,批準上市創新醫療器械24個,同比增長了1倍。新藥品、新醫療器械加快上市,為患者治愈疾病帶來希望,同時,也增加了保險支付的需求。保險公司將發揮市場反應機制靈活的特點,以患者需求為導向,更加關注醫療技術手段創新,同藥品器械廠商及醫療機構合作,推進醫療保險產品開發,將新藥等納入保障范圍,采取直賠、直供等方式提供服務。

  二是推動醫療數據的合作應用。保險行業和保險公司將會進一步推動與醫療機構的數據合作,完善基于客戶信息數據的應用和保護機制,為健康保險產品創新、精算定價、精準營銷、服務實施、風險管控提供應用支持。通過醫療數據應用合作,將助力健康保險專業化經營水平提升,同時,助力醫療行業提升與商業健康保險的結合能力。

  保險行業協會健康保險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太保安聯健康險董事長孫培堅:

  新修訂的《辦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增加了第六章“健康管理服務與合作”,鼓勵保險公司將健康保險產品與健康管理服務相結合,以實現降低健康風險、減少疾病損失的目標,并要求經營醫療險的保險公司加強與醫療機構、健康管理機構、康復服務機構等合作,為被保險人提供優質、方便的醫療服務。

  鼓勵大數據等新技術運用,是又一大亮點。健康險與客戶的接觸頻率遠高于傳統保險產品,而成本居高不下、數字化程度不高一直是行業亟待突破的瓶頸。第三十一條鼓勵保險公司運用大數據等新技術提升風險管理水平,借助互聯網等信息技術簡化理賠流程,提升服務效率。第三十九條對保險人告知義務說明形式增加了“口頭等形式”,確認方式由原來的“投保人簽字確認”改為“投保人確認”,這充分呼應了運用互聯網等技術簡化流程、提高服務效率的具體要求。

責任編輯:李昂
捕鱼达人古风 炒股学习平台 黑龙江p62中i奖号码 幸运农场小游戏 国内期货配资交易平台 遇乐棋牌大厅在线 至尊棋牌外挂 黑龙江22选5开奖时间 模拟炒股app排行 双色球246算法必中6红 江西多乐彩任三技巧